新洲做營銷型網站


新洲做營銷型網站

有沒有免費的推廣網站

       2020年,新年伊始是神奇的,新冠肺炎的肺炎來勢洶洶。教育部“停課不停學”的規定給網絡教育插上了翅膀,普及率和用戶規模大幅提升?,F在疫情放緩,網絡教育真的能從冬天走到仲夏嗎?
       作者/西蘭花
       根據極光大數據iAPP的監測數據,未來旗艦產品學而思在線學校的日?;顒幼罱霈F了大幅下滑。如下圖所示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活躍用戶數量大幅增加,最高峰值出現在2020年2月,平均每月DAU接近500萬。但隨著疫情的緩解,中小學逐漸復課,學習與思考網校的活躍用戶數量也迅速下降,基本回到了疫情前略高的水平。
       現在暑假快到了,廣大的中小型教學培訓機構終于迎來了曙光。寫字樓和商場里很多線下教育機構開門迎客。荔浦英語的業務量甚至恢復到了去年的水平。
       學生和家長,尤其是不適合上線上課程的,再次被面授的線下課程所吸引。
       據北京的一位家長說,她兒子學圍棋才一個月,但他比兒子和網上班的同學都懂象棋。此外,她給一年級的兒子報名參加了一個離線英語班。一開始一個老師只教兩個學生,都帶著口罩。
       即使條件這么艱苦,家長還是告訴焦:“線上的課不如線下的課好,一年級的孩子上不了線下的課,注意力也不能集中?!?br>       轉型的困難和劣勢
       “不轉型就瞎死,死得更快?!边@是線下機構的普遍共識。
       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。首先要重新做線上內容教學和研究。對于習慣在黑板上寫字的老師,偶爾會用大屏幕為孩子擴展內容。突然站在鏡頭前,教學方式必須改變。內容研發不僅需要時間,還需要視頻制作、設備購置等費用。
       其次,網絡課程自然存在交互性差、學生管理難的弊端。尤其是自制力差的學生,線下課程的老師可以控制,這是線上課程無法做到的。這樣,教學質量必然會受到損害。而且對于實踐性的課程,或者年紀比較小的孩子,需要近距離指導,過渡線不適合。
江岸區產品推廣網
       最后,線下機構的教學科研內容放到網上,有被復制的風險。不止一家機構認為,線下課程的教學方式和內容是核心競爭力,一旦放到網上,就可以通過截圖復制。
       在線教育難以盈利
       隨著流量紅利的消失和教育培訓的排他性,口碑傳播不多,在線教育機構獲取客戶的成本越來越高。
       據方正證券數據,一門100元的網絡課程的客戶成本在500-800元之間,轉換成常規課程的成本高達5000元。
       即使是《美好未來》這種老式的教育機構,這幾年營銷費用也漲過一次。
       未來2020財年財務報告顯示,未來2020財年收入為32.733億美元,同比增長27.71%,低于2019年收入增速;凈虧損1.102億美元,這是上市以來的第一個財年虧損。虧損的主要原因是營銷費用的突然增加。財務報告顯示,近三年營銷費用的增長率明顯高于收入。
       未來營銷費用的高速增長是網絡教育企業“燒錢圈地”的真實寫照。
       為了吸引新用戶,搶占市場份額,網絡教育企業加大了營銷投入,導致獲取客戶成本上升。ape家教、學習與思考網校、作業幫、向誰學習的暑期廣告預算高達45億元,預示著品牌營銷大戰即將白熱化。一方面,
       是一個鋪天蓋地的電梯、地鐵、車站等投遞渠道的傳統營銷廣告;另一方面,短視頻平臺,綜藝節目,發言人和其他營銷投入充滿了技巧。網易旗下K12網校下有精品班,邀請郎平做品牌代言人;作業幫獲得了《向往生活》、《快樂大本營》等國家標準較高的熱門綜藝節目;跟誰學其高徒班贊助《極限挑戰》第六季;猿導師在Ace to Ace、超腦…
       等熱門綜藝節目中有很好的存在感,網絡教育企業在人頭綜藝節目上投入巨資,各種爭取客戶引流的嘗試無形中增加了平臺的運營成本。面對強大的競爭對手,獲得增值的最快方式不僅是更大的營銷投入,還有更低的價格。
       疫情初期,在“停課不停學”的規定下,免費課的流量競爭越來越激烈。1月24日,在網易首次提出向武漢開放免費在線課程后,很多K12領導開始全天免費直播課。自2月10日起,學而思在線學校為全國用戶提供免費直播課,周一至周五與學校時間同步。課程涵蓋從小學到高中的所有科目。每天有6000多萬學生觀看直播課。
       流量的增加并不意味著用戶保留率的增加。免費課程和低成本課程的大量開設,并不能把在線教育機構從客戶獲取成本高、轉學保留率低的泥潭中拉出來。從免費引流、低成本體驗到定期購買、長期續課,都有難以跨越的差距。
       據招商局證券的研究,在線教育的轉化率——低價與正價之比,平均夏秋季為15%-30%;保留率——繼續上課的普通價格用戶比例,平均50%-80%。轉化率和保留率都處于較低水平。
       在線教育前期龐大的營銷費用,后期客戶獲取成本高,轉化率和留存率低,使得行業陷入“賠錢賺錢”的困境。
       在線教育除了盈利困難外,還面臨著嚴重的產品同質化問題。
       在線教育,重要的不是在線,而是教育。余洪敏曾說:“教育的本質是教學質量和教學產品,以人為本。僅僅依靠營銷和投資是不成功的?!痹诰€教育機構在產品和服務上越來越同質化,某個玩家很難在這場激烈的競爭中殺出重圍。
       部分家長認為網絡教育最大的問題是教學方法缺乏創新性和獨特性,網絡大班的教學方法相對同質。每個孩子的學習能力和性格都不一樣。如果只是標準化教學,不可能因人而異。因材施教會大大降低教學效果。網絡課程交互性差是網絡教育不可避免的劣勢。此外,網絡教育缺乏教師的實時關注和同伴參考,缺乏互動,監管不力,進一步考驗了兒童的自主學習能力。
       為了解決上述痛點,網絡教育企業推出了“大班雙師模式”,兩個老師線上線下合作,名師線上授課,助教提供線下輔導。但這種模式還是有弊端:一是兩個部門職能角色不同,需要高度的默契與配合;第二,成本投入比較高。
       網絡教育機構打造非標準、差異化的學習產品,提供優質的教學內容和服務,加強師資和教研供應鏈建設,在核心教育環節有獨特的特色,不怕被復制和超越。
       OMO是大勢所趨
       現在疫情防控的形式已經逐漸穩定,已經恢復收入的線下機構也挺過來了,贏得了無時無刻不在思考怎么活下去的機會。
       目前線下學習和線上教育將長期并存,線上線下深度融合的OMO模式已經成為趨勢,并得到教育部等13部委的正式認可。
       OMO人有不同的理解,但不是從線下走向線上,也不是從線上走向線下。而是回歸教育的本質,讓線下的人回歸線下,在線上得到解決。核心是讓孩子真正學會知識,學會做人。
武漢市微商推廣平臺有哪些
       這就要求各教育機構重新審視自己的課程流程:從課程研發的前沿、教學、課堂互動、課后輔導到招生、營銷、品牌。
       5407878787907然而,教育是復雜的。當一個教育機構獲得足夠的生源,整體水平提高的時候,總會有一部分人想要脫離這種生態,尋求不同的、更好的機構去學習。而教育是一個體驗與情感共存的過程。即使老師教的好,當孩子不喜歡他的時候,實際的教學效果也不一定能像他喜歡的老師一樣好。
       如今,教育正逐漸回歸常態。雖然網絡教育可以趁機吃掉新的市場,但是要清楚的明白,網絡教育仍然不是主流市場,所謂的黃金時代只是黑天鵝帶來的變態。
       當然,我們還是堅信科技會給教育帶來更根本的改變,期待深度融合后的教育新世界。

有沒有免費的推廣網站

上一篇:新洲做營銷網站 下一篇:沒有了


体彩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qq游戏长春麻将 极速快3计划全天在线 湖南快乐十分彩票机 单机版手机捕鱼达人 重庆彩票网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能在线买彩票吗 俄罗斯莫斯科5分彩指标统计 比特币期货平台 电脑二人麻将单机版 远航游戏中心陕西麻将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体彩浙江11选5开奖 个人理财 万博ag真人会作假吗?_点击登陆 乐彩彩票投注平台